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学术论文写作 > 正文

对图书馆学论文选题创新的思考

2013年12月26日 学术论文写作 ⁄ 共 2637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2,234 views 次

俗话说:“好的选题是论文成功的一半”,这是因为选题不仅确定了研究的论题,而且大致决定了研究的方向和内容,并在一定程度上规定了研究方法。好的选题虽然具有多重标准,但好的选题至少要具有创新性。

1、增强思维自觉——论文选题创新的基础

选题并非拍脑袋或灵机一动就能想出的某一论题,而是通过长期寻找、选择与论证才能最终确定的某一论题。在这一过程中,选题的寻找、选择与论证无疑离不开思维,或者说,选题就是人思维的产物,是人通过思维将原先那种模糊、混乱的意念或意识转化为清晰、有序的思想图景,从而最终确定选择什么样的论题。因此,要想选题创新,就需增强思维自觉。这本是一个常识,但人们恰恰对这一习以为常的常识视而不见、习而不察,过于关注一些选题的原则与技巧。比如,教科书大多阐述选题的原则及其技巧,诸如选题要具有价值性、创新性与可行性,要注重“小”“新”与“奇”等。自然,这些选题的原则与技巧是有道理的,但问题是,如果没有对选题思维过程的展示和洞察,人们依然对选题创新感到茫然与困惑。

所谓“思维自觉”,是指对选题的思维过程给予探讨与分析。一般而言,选题大多要经过从研究主题到研究问题的逐步细化、具体化。也就是说,在选题之初,人们选择的往往只是一个研究主题或对象,比如“图书馆本质”研究、“馆员发展”研究等。此时,“图书馆本质”或“馆员发展”只是研究主题或对象,但并不是选题,因为研究对象或主题只是预示了一个研究领域或方向,是对研究领域或方向的大致预测与把握。而一篇论文的选题至少要解决以下3个方面的问题,或者说包括3个相互衔接的步骤:问题的确定、变量关系的描述、变量的指标化及其测量[1]。只有上述3个方面的问题解决了,研究对象或主题才能转化为问题,才能真正从事研究,选题才算确定下来。比如,“图书馆本质”研究要想转化为“选题”,就需要明确到底是要探讨有有无,其“有”意味着什么,其“无”又意味着什么。只有当这些问题逐步明确、清晰后,有关“图书馆本质”研究的选题才算完成,否则,“图书馆本质”的研究就会因问题的模糊而难以进行下去。

2洞察思维策略———论文选题创新的路径

论文选题创新不仅要把握选题的思维过程,而且要洞察选题的思维策略。好的论文选题都是运用一定的思维策略获得的。比如,刘君教授在进行图书馆本质研究时,运用类比思维,借鉴列宁晚年针对将玻璃杯(实际喻指的是工会)看作是什么的阐述———这一利用唯物辩证法认识事物本质的经典范例,结合我国图书馆本质研究中存在的问题,探讨了正确认识图书馆本质的一般方法论原则,即全面性、发展性、实践性与具体性原则[2]。

通常来说,除了类比思维外,论文选题创新的思维策略还有对立思维、逆向思维、转换思维与移植思维等。

“对立思维”是指站在“对立思维”是指站在已有观点的对立面进行思考,以求在“反弹琵琶”中反向求新。这种思维策略在学术论争中表现得最为明显。例如,刘君教授在图书馆本质研究中,就运用对立思维,针对图书馆本质的“虚构论”,指出图书馆本质的“虚构论”不仅在立论上缺乏逻辑依据,而且自身也具有明显的“虚构性”。图书馆本质是一种客观存在,并不是一种“虚构”,从而批判了后现代主义思潮对图书馆本质研究的消极影响[3]。对立思维有其长处,即立场鲜明,能够把某事物或现象矛盾的两方面进行充分的展示和阐发,但也有其短处,即它有时也会遮蔽该事物或现象的其他方面,不利于完整、全面地认识、理解该事物或现象。因此,跳出对立思维的窠臼,进行思维转换,就成了选题创新的必然。

“转换思维”是指摆脱已有观点和思维定式的消极影响而另辟蹊径。比如,在探讨馆员与读者的关系时,多数学者倾向于从馆员的角度馆员的角度谈论二者的关系,多论述要增强馆员的服务意识和服务能力,而吴海峰教授则运用转换思维,从读者的角度出发,阐述了读者在建设和谐图书馆中应承担的责任,指出大学生读者应克服唯我独尊的心理,加强道德修养,正确处理与图书馆馆员的关[4]。

“移植思维”是指将其他领域的概念、原理、方法引进或渗透到图书馆学研究之中。比如,刘学平运用移植思维,把生态理念运用于促进馆员发展之中,撰写了“生态视阈下推进馆员生态发展的战略构想”,论证了馆员生态发展既能实现馆员的可持续发展和人格完善,也能不断丰富和完善馆员发展的内涵,有利于实现馆员服务效益、社会效益与生态效益的统一 [5]。

3丰富想象力———论文选题创新的根本

无论是选题时的思维自觉,还是选题的思维策略,自然离不开一定的知识储备,但仅有一定的知识储备,并不意味着就能做到选题创新。这是因为虽然选题创新是基于已有的知识,但却不是已有知识的重复。那么,基于已有知识并能超越已有知识的是什么,答案就是人的想象力。正如爱因斯坦所言:“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因为知识是有限的,而想象力概括着世界上的一切,推动着进步,并且是知识进步的源泉。”从一定意义上说,创新就是产生原先没有的东西,而这种原先没有的东西的生成就是人的想象力所为,而选题创新自然也不例外。因此,丰富想象力就成了选题创新的根本。

所谓“丰富想象力”,是指在选题时冲破已有知识、观念的束缚,摆脱既有理论范式、思维定式的影响,使自己的思想处于一种无拘无束的自由状态,敢于、善于从无人染指的处女地进行开辟、耕耘,从而为选题提供多种可能性。正所谓“欲向山中寻宝路,独去无人涉足处。”再就“图书馆本质”研究的选题来说,刘君教授在占有大量的已有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分别运用对立思维、类比思维、概念分析等,连续在《图书馆杂志》发表了6篇有关图书馆本质研究的学术论文,这些学术论文之所以得以发表,即源于其深厚的学术积淀,但也与其丰富的想象力密切相关。实际上,在增强思维自觉和运用选题思维策略时,在一定程度上都渗透、伴随着人的想象力。正如有学者所言:“想象力不仅涉及表象能力,而且涉及意象综合、概念创生与逻辑推理等能力。也就是说,想象力不仅参与了外部感知觉向内部心理表象进行转换的过程,而且还参与了对内部心理表象进行综合加工的意象综合过程(隐喻能力),以及直观范畴与综合意象相耦合而生成概念的过程,最后,在逻辑推理过程中,想象力同样不可或缺。” 可以说,不 [6]论是把想象力概括为人对表象进行重组加工的能力,还是把想象力视为人的表象能力、意象综合、概念创生与逻辑推理等的综合体,倘若选题离开了人的想象力,其创新将无从谈起。因为从一定意义上说,选题创新的背后,实际上蕴涵着理论范式的转换、思维方式的变革与思想观点的更新。

知网论文检测文章欢迎转载,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本文地址: http://www.cnkicheck.org/wp/119.html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