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论文检测样例 > 正文

张岱年文化哲学思想探析

2014年09月30日 论文检测样例 ⁄ 共 2072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982 views 次

知网检测系统9月30日检测样例:

综合创新文化观的局限性讨论任何一个人的学术思想,我们都必须既要看到其功绩,又不能不忽视其缺陷和不足,研究张岱年先生的文化哲学思想亦不例外,这既符合马克思主义分析问题的基本原则,也是张岱年一生所积极倡导的辩证分析方法。对张岱年文化哲学思想中品评最多、争论最多的就是文化的综合创新论,作为中国文化现代化转型的选择模式,“综合创新论”一经提出就特别受到人们的欢迎,似乎是一条绝对正确而又符合中国实际的的文化发展道路。然而,这一文化建设主张尚停留在理论的建构时期和实践的初级阶段,有很多的不足及缺陷,因此需要在实际的运用中逐渐完善。 首先,文化综合创新论在明确的概念和逻辑层面上回避了中西文化的基本矛盾,只讲抽象的综合创新。对于中西文化的异同,张岱年有许多经典的表述,他讲到,“中国有一个注重天人关系、人人关系和谐稳定的传统;而西方更加注重天人关系、人人关系的对立与斗争”,对这一中西差别的分析似乎仅是意识形态层面的概括,不足以形成概念上明确的区分。有国外学者认为人类历史上并不存在东方文化和西方文化的划分,整个人类都处于荒蛮时期的时候,无论在地理上还是在文化上都无东方和西方可言的,他们认为将人类文化划分为东方、西方的原因是社会生产力的提高所导致的文化进程不同,中国社会处于农业文明的晚期,而近代西方社会早已经进入到工业文明,中西文化的不同体现在文化形态上,而不是发展方向上。这种文化观其实是一种变相的只强调古今不讲中外的论调,是张岱年所一直批判的,它混淆了文化的发展阶段和发展方向,忽视了文化的民族性。然而,如果将中西文化划分为两类文化现象,必须有一个确切的说法,张岱年虽然一直突出地强调中西方文化存在差异,却没有在逻辑层面上将这一问题纳入到综合创新理论体系的重要位置。可见,中西文化的综合虽是一条理想的道路,但难以直接走通,两种文化体系之间存在着强烈的异体排斥作用 ,文化综合创新论在可能性方面着重剖析了文化的可离性和重构性,却忽视了中西文化在明确的概念和逻辑层面上的基本矛盾,“人们看不出中西文化关系的基本矛后,只能勉强地理解,对文化的选择要向着‘一切都要好的,一切都得符合社会主义的价值观’,这样一个简而模糊的标准” ,这就导致所谓的文化的综合创新只能是抽象的综合和抽象的创新,没有一个确切的评判准则。 其次,综合创新论只强调文化成分在理论上拆分和重组的可能性,而没有提出可操作的具体践行方法。张岱年认为,综合创新之所以可能,源自于文化体系内各文化要素具有可离性和不可离性,可容纳性和不可容纳性的特点,但是就如何进行文化成分的具体拆分和重组,他没有给出具体的实践性答案,这就为如何在现实中践于了文化的综合创新带来新的考验,出现综合创新能否可操作以及怎样操作等问题。综合、创新作为文化综合创新论的两个重要方面,彼此相互依托,又相辅相成,只有综合的好,创新才会更好更快的发展,然而只是强调综合的可能性,而忽略了如何综合,就会让后来的创新无所依据亦或是根基不牢。综合创新论不能只注重理论上的合理性,还应当给予实践上的具体指导,社会主义的文化综合创新事业是一个全新的征程,过去的文化创造是一个自动自发的文化现象,而如今的工作应当是在总结过去经验的基础上,积极地发挥主观能动性,按照社会主义要求自觉地选择文化发展的道路。我们不止需要正确的理论武装思想,还需要能够指导实践的科学方法,任何没有实践支持的理论只能是停留在口头上,因此,只有理论和实践相统一,才能真正完成文化上的综合创新,也才能实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现代化。最后,文化的综合创新主张是对中国文化进入现代化阶段的一种努力,是初步的战略构想,还需要进一步的深化和完善。距离80年代“文化热”大讨论至今已有近30年,遥想当年文化综合创新论诞生之初的胜景,我们仿佛依旧能够感受到张岱年老骥伏杨、意气风发的精神面貌。综合创新论的提出有着深刻的时代背景,改革开放初期,经过了文化大革命的沉重洗礼,人们对于自由的追求空前高涨,花样翻新的西方思想的不断传入,为人们重新思考人性与自由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思想资源,同时,在经历了“文革”的极端运动之后,人们逐渐恢复了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关怀,因此,在社会主文化道路的正确选择上,出现了正反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甚至有人直接提出要否定马列主义的指导地位。此时的张岱年深感文化问题的迫切性,他将早年提出的文化综合创造论几经修订推敲,终于呈现为文化综合创新论这一最新成果。综合创新论的提出只是做为一个初步的理论构想,因为当时的中国文化急需一个正确的指引方向,今天看来,各种文化建设的主张都具有或多或少的缺陷和垢病,文化综合创新论亦是如此,但相对于其他还未经历史考验就被人们摒弃的文化主张而言,它能在当下依旧发挥余热,足可见其深远的价值和意义。方克立教授讲,“通古今之变、融中西之学,是本世纪中国文化发展最重要的特点” ,所以,综合创新的文化作为中国现代文化发展的一个初步战略构想,仍需人们进一步的完善和发挥,这是一个需要不断丰富、不断拓展的开放性文化

知网论文检测文章欢迎转载,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本文地址: https://www.cnkicheck.org/wp/2135.html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


×